白天不懂夜的黑 天水一名睡眠障碍患者的“痛与惑”

2017-11-27 13:5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 53

  近半年时间以来,由于睡眠质量持续下降造成的心理压力过大,每当夜幕降临,王璇的潜意识里就会出现一个声音不停地发问:“今晚能睡着吗?”时间一长,因过分担心自己失眠而引起情绪焦虑,让自己深深陷入惧怕黑夜但又渴盼黑夜的病态意识当中,备受煎熬。

  “白天神情恍惚盼天黑,夜里辗转反侧待黎明。”终于有一天,当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彻底被睡眠问题“绑架”时,不堪忍受病态折磨的她再次选择求医之路,借此摆脱黑夜“梦魇”。

  1失眠是一种无法言状的折磨

  黑暗中,王璇拿起枕边的夜光表一看,凌晨2时,迷迷糊糊睡着的王璇又在4时许醒了,她弄不明白,无论如何自我调整,生物钟总会在这个点让本就处于浅睡眠状态的自己瞬间清醒过来,这一状态已持续近半年时间。

  睡眠出现问题以来,王璇的床头柜上一直放着一个镜子,凌晨醒来开灯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镜子看看自己的眼睛浮肿得厉不厉害?黑眼圈加深了没有?

  之后,在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听着楼下马路上不时经过的车辆声,王璇那种无法抑制的焦躁又莫名地冒了出来。

  “卫生间的水龙头‘嘀嗒’‘嘀嗒’流了一晚上了,能不能修修?”这两天,水龙头出了点小毛病,尤其在夜里让她觉得更心烦,于是她跑进另一个房间将呼声大作的丈夫捅醒,气呼呼地说。

  “楼下这家奶奶也是,昨晚孙子哭了半夜也不好好哄哄,吵死人了!”周遭发生的一切,让王璇唠叨个不停。

  近半年以来,王璇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想睡个好觉竟如此艰难。

  “越是睡不着,就会刻意地越想尽快入眠,一晚上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稍有点声音就醒了过来,再要二次入眠就很难了。”王璇痛苦地说。

  曾经听人说利用安眠药辅助睡眠会让人产生依赖性,因此这些天来即便再难入睡,她也打心底里排斥这类药,截至目前从未用过。

  但在王璇卧室的抽屉里,却放着不少帮助睡眠的中药浓缩丸。

  自从睡眠出现问题以来,王璇经常上网查询哪些药有助睡眠已成习惯。

  这种“病态”是从去年10月份开始的,刚开始不是太明显,慢慢地生物钟就乱了,晚上时睡时醒,起初没怎么当回事,然而时间一长,身体机能好像都紊乱了似的,严重的时候出现面色蜡黄,全身无力,头发一撮撮往下掉……

  “也曾服用过多副中草药,但效果都不是太理想,芝麻大点事儿一旦记在心里,就会焦虑不安,无法入眠。”王璇说。

  有段时间,她曾经莫名地担心工作干不好或出错;有时想和家人说说话,但没说两句又觉得很烦;有时感觉全身肌肉绷得特紧,不能完全放松;甚至有时候会心慌、气短,坐立不安。在这状态下,因觉得自己的心脏可能出了问题,也曾去综合医院就诊,但心电图等各项检查均正常。

  从不时失眠发展到黑夜来临,就害怕失眠,近半年时间以来,备受煎熬的王璇尚未到专科医院就诊,就先给自己贴上了“睡眠障碍患者”的标签。

  “自己的潜意识总是在惧怕黑夜与渴盼黑夜的复杂情绪中交替轮回,那是一种无法言状的病态折磨。”她感触颇深地说。

  2黑夜不知失眠的痛

  3月18日,一场春雨星星点点,若有若无地下着。

  趁着周六休息,王璇一早出门,先绕着藉河风情线走了一圈,然后来到市区广场,眼前“健康睡眠、远离慢病”几个字映入眼帘的一刻,她的脑子里猛一激灵,瞬间清醒过来。

  平时上街,王璇对类似于帮市民量量血压、测测血糖的义诊活动丝毫不感兴趣。这次,她却一反往常,天水市第三人民医院“睡眠专科”在做咨询活动,她快步走了过去。

  “上床后干着急就是睡不着,搞得我现在特别害怕天黑!”王璇面前,一位年约五旬的妇女头发散乱,面色无光,正和医生交流。

  “难不成我将来也会像这位大姐一样,被睡眠问题折磨成这个样子!”王璇很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咨询者,心里反问自己。

  轮到自己时,医生询问她半年前和半年后作息时间有什么大的调整?生活结构有无大的变动?她仔细一想,孩子上高中近3年多时间以来,等孩子晚上11时休息,睡眠从没出现过问题。然而自从孩子上大学后,电视很少看,以往最忙碌的这个时间段也一下子成了空当,自己无所事事就早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越想越清醒,最终导致睡眠出现问题。

  “你这应该是短暂的睡眠倒差,问题虽不严重,但也不能不引起重视。”医生叮嘱她周一去医院全面测试。

  3月20日,王璇推掉手头所有事情,一大早就来到天水市第三人民医院睡眠医疗科就诊。

  “入睡困难,大多是白天过分关注失眠,担心失眠后果,导致自己精神紧张、焦虑、恐惧等原因引起。”睡眠医学科副主任焦金针对王璇的症状分析说。

  焦金告诉王璇,如果睡意尚未来临,就不要强迫自己入睡,否则只会令自己更紧张或更难入睡。

  “如果上床半小时内不能入睡,可以到客厅或者书房做一些你喜欢并能让你放松的事情,等到睡意来临时再上床。如此一番如若还睡不着,20-30分钟后请重复上述步骤。”焦金说,很多失眠的人最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床,他们担心这样来来去去的会令自己更清醒。其实并非如此,如果坚持这一方法4周以上,症状缓解的效果就会显现。

  “我们无法控制自己入睡,但能想办法让自己放松下来,而放松对改善睡眠状况无疑是有积极作用的。”焦金一边开导王璇,一边鼓励她,“失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尚未入眠自己倒先担心失眠,久而久之,就真成病了!”面对类似王璇这样惧怕黑夜的病患,这是焦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3睡眠障碍也是病

  相关资料显示,随着来自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压力,患有睡眠障碍的群体越来越大,但遗憾的是,人们对睡眠障碍的认识还远远不足。

  早在去年年底,王璇就听说天水市第三人民医院有个睡眠科,但她并没有在意。但和她类似的出现睡眠问题的患者早已不是个别现象。这个医院成立睡眠科两年以来的一些临床病例,让医生们都有些担忧。

  焦金曾经接诊过一名有两个孩子的年轻妈妈,因患有抑郁症和严重睡眠障碍,曾一度想到自杀,转眼一想自己两眼一闭解脱了,两个年仅3岁、5岁的孩子留在世上怎么活,便将两孩子关进厨房打开液化气……大约1分钟后,“妈妈我饿了!”的一声喊叫,瞬间将她唤醒,她立即跑了过去,避免了一场悲剧发生。目前,经过近1年时间的治疗,从病痛折磨中逐渐走出的年轻妈妈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还有一名男性病患,由于工作压力太大患上睡眠障碍且久未改善,脾气变得易怒易躁,有一天和媳妇吵了几句后,自感活着备受折磨的他跑到马路上去撞车,好在司机机警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他的身边。看着这样寻死不行,他跑到一个在建工地的刚刚封顶的顶部,想纵身跳下了结生命,可往下一看天悬地转的没敢跳,于是在楼顶呆了两天两夜,等家人疯了似的找到他后,才把他送到医院接受诊疗。

  和年轻妈妈一样,焦金所在科室针对这位病患的病症,制定相关配套的治疗方案,前后花了近1年时间,才让他从“惧黑”的痛苦中解脱了出来。

  “长时间睡不着没引起他们足够重视,很大程度上不认为自己有病,排斥药物治疗,以至于差点酿下终生憾事。”说起这些病患,焦金至今有些心有余悸。

  面对医生口中的患者状况,王璇惊讶之余,又自感庆幸,好在自己还没到严重睡眠障碍的程度,现在对症调整为时不晚。

  据焦金介绍,目前资料显示,我国近30%的人存在严重睡眠问题,近年来,不仅有睡眠障碍的人群在不断上升,而且还呈现出年轻化、职场化和城市化的特点。

  “从2015年8月至今年,睡眠医疗科已接诊患有睡眠障碍的住院病人近500例,门诊病人2000余例。”焦金说。

  “要改善睡眠,应先从改善心理开始,正确对待各种事情,正确对待自身疾病,正确对待人际关系等,不要太计较睡眠时间的长短。”焦金说。(文中患者系化名)

  文/图 首席记者王兰芳

Copyright © 中国都市新闻网家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1402607号-1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