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超60%圣诞树为中国造 外销红火出口涨5倍

2017-12-24 11:3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 117

12月20日,节日用品从业者迎来了忙碌的一天:原材料制造商接好外销订单,开始为2018年圣诞节的产品制作排工期;内销则在抓住“最后的机会”,过了这一天,义乌的圣诞树将无法保证在24日平安夜之前发到国内其他城市;深夜时分,北京各大商场、写字楼的节日布景正在抓紧时间安装,圣诞树将成为城市的一道风景。

“世界上,60%的圣诞树是中国生产的。”从事圣诞用品采购的挪威商人Mats说。

从事圣诞树原材料供应近20年的谢梦(化名)告诉记者,“2008年到2012年期间,由于欧美经济不景气,我们的外销订单受到很大影响。近年圣诞用品出口逐渐回暖,但由于人力和环保成本攀升,不少工厂选择了关门或转型。”

节日临近 饰品商已开接来年订单

12月18日,赵兴华和他的队伍要在北京北四环外的京泰广场完成一处“小型场地”的活儿——1棵10米高圣诞树的装饰安装,以及广场上16棵树的缠绕挂灯。

赵兴华是北京一家节日装饰公司的老板,他今年接了十几个圣诞树安装的活儿,京泰广场是他今年圣诞季接到的倒数第四个活儿。

“我是北京最开始做圣诞装饰的,后来许多山东菏泽的亲戚老乡跟我一起来干这行,发展都挺好。”赵兴华说,北京像他这样的圣诞树装饰商有十几家。

京泰广场这棵圣诞树有10米高,定价35000元。赵兴华告诉记者,35000元的费用涵盖了前期设计规划、现场安装布置、中期维护和后期拆除。他一般在预计安装日期10天前收到订单,然后和客户沟通需求,再制作出3D效果图。装饰这些树用的PVC松枝、彩球、蝴蝶结和灯串等饰品,1个月前,赵兴华就已经从义乌订购好。

肖洁鑫(化名)是一名饰品销售商。在义乌商场专营圣诞挂饰店的她今年已经销售了价值二百万美元的货物,绝大部分是外贸订单,有三成货物销往美国。她透露,2012年后她的公司保持着约20%的销售增速。

对肖洁鑫来说,节日快要到来的前几天反而是最悠闲的时刻,因为他们已经早早完成了发货流程。由于物流耗时,除了一天就能到达的“江浙沪包邮”外,“不会再有人来购买圣诞用品了”。

大部分的饰品商已经开始为来年的销售忙碌。

接到记者电话时,陈奕逵刚刚送走一批来工厂咨询明年订单的外国客户。微信名“圣诞商人”的陈奕逵经营着一家名为广东小天使的圣诞品工艺厂,坐标广东潮州。

陈奕逵的工作周期因外贸和内销分为两段——外贸从前一年10月开始咨询订单,一到两个月后确定订单,其间需要将样品邮寄给对方确认,然后开始生产,第二年早则四五月、晚则八九月出货,海运给客户;内销从当年六七月开始设计下单,11月初完成交货。

目前,陈奕逵的外贸订单来自海外多个国家,外销和内销占比近年来已经逐渐持平。“早年义乌圣诞用品外贸往往占据七成以上,近两年,内销占比逐年扩大,和外贸几乎五五平分。”

谢梦一般从11月开始接下一年的节日订单,根据这些订单来安排工期。

外销红火 出口价格“涨5倍以上”

肖洁鑫并不直接向客户销售产品,“基本上我们制作完的饰品都对接给熟悉的贸易商,再由他们发往国外。”

Mats和肖洁鑫合作已经数年。每年7月至9月,他都要来中国采购圣诞用品,提前采购是为了确保这些商品可以按时抵达目的地:欧洲、南美甚至中东地区。

义乌“圣诞村”是Mats去得最多的地方。据义乌圣诞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蔡勤亮介绍,这里已经垄断了90%的国内市场,在国际上的销售份额则大约在60%-70%。

美国媒体报道,仅2016年,美国在12月份就售出1580万棵人造圣诞树,其中85%以上来自“中国制造”。

众多节日用品要通过宁波海关出口。海关总署网站数据显示,1-7月宁波市出口圣诞用品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8.8%,其中,7月份出口1.3亿元,占1-7月累计出口总量的6成以上,同比增长32.3%,环比增长2倍,已连续5个月环比增长,达年内出口最高值。

宁波来和圣诞礼品有限公司关务负责人陈经理称,今年公司圣诞饰品订单较往年稳中有升。“由于运输、分装、上架等一系列程序将耗时超过3个月,为保证能在圣诞节前运送到客户手上,每年7月我们公司圣诞饰品出口迎来高峰。”

“一般而言,国内圣诞树1.4米以下的在20元左右,1.8米则是50元,2.4米以上的则超过100元。”义乌一名圣诞树制造商表示,“如果销售到国外,价格会涨至5倍以上。”

谢梦表示,外贸圣诞树的质量往往要高一些,不过售价更高:目前他生产的1.5米圣诞树出口价格大约在50到200美元一棵。“国内市场这个价格是没有人买的。”

新京报记者在网购平台上以圣诞树为关键词搜索发现,国内材质为铁丝加PVC或PE塑料、高度1.5米的圣诞树售价在100元左右。而国外同类型同材质的圣诞树价格折合人民币约是400元至600元左右。

“其实价格翻番也可以理解。原材料生产商、圣诞树制作商、零售商之间,往往要间隔数个贸易商,特别是出口部分,目前主流的形式是找一个大贸易商,只管在中国采购和在国外分发,这些都是成本。最终在国内卖100元一棵的圣诞树,到了国外就卖了1000元。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争抢着外销的原因。”肖洁鑫说。

据蔡勤亮介绍,今年圣诞用品出口相对稳定,与去年比订单量未有明显变化。出口市场以中南美洲国家和欧美国家为主。东南亚国家的订单涨幅较明显,泰国、缅甸的订单增长较快。

单价降人力涨 工厂利润“不如从前”

当这些节日饰品商和贸易商们在圣诞经济的热潮中赶工时,圣诞树原料商却面临着成本上升、规模缩水的问题。

谢梦从事的是原材料加工部分。谢梦的辉煌时代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国内钢铁行业‘做了就赚钱’,国外经济也景气,最好时节在美国白宫前的广场上都能看到我们生产的圣诞树。”

随着欧美经济的下滑与复苏,国内圣诞树原材料供应商的订单经历了一个U字形,不少厂商因此一蹶不振,有的硬扛过来的也难以重新回到以前的规模。

“圣诞节毕竟是国外的节日,我们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出口。如果欧美经济不景气,订单就会受到显著影响,2008年起欧美持续数年的经济危机,让我们的订单减少非常多,被迫关了几个厂子。”谢梦说。但目前,谢梦最担心的不是国外订单的减少。

激烈的竞争已经把不少厂商的利润压至最低。有圣诞树生产商告诉记者,3年前一棵1.4米的圣诞树可以卖到40多元,如今价格降到只有20元。但即便市场价格持续走低,为了生存,众多圣诞用品商也只能“硬着头皮生产”。

根据智研咨询的数据:2016年中国圣诞用品出口数量为418500吨,同比增长2.4%;2016年中国圣诞用品出口金额为30.06亿美元,同比下降16.8%。从这个数据上看,去年圣诞用品虽然出口数量增长但价格下跌。

另一方面则是成本的上涨。

目前,谢梦最大的工厂里有60名工人,一大半是十几年前就跟他干的“老人”。“这行需要熟练的工人来制作,现在厂子里的工人大多四五十岁了,新招的小年轻只能干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活儿,工人的工资越来越高,有技术真正能做的人却越来越少。”

作为“上游厂商”,谢梦更能体会宏观政策对自己的影响。“钢铁价格、环保、人力、欧美经济甚至汇率,这几项只要有一个发生变化,我们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他表示,这些年圣诞树原材料制作的小厂关了好多,大的圣诞树生产商也“从大转小”。尽管生产厂家的恶性竞争减少,但依然无法阻挡大部分圣诞树原材料供应商利润大不如前的事实。

“现在产量连过去的零头都不到了,我们只做一些老客户,未来我们一定会转型,但还没想好该往哪里转。”谢梦说。

Copyright © 中国都市新闻网家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1402607号-1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